让卖家找上门

《发布采购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实迅百科热门话题正文

预防与控制非洲猪瘟是可成功的!精准扑杀或被官方认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04 浏览次数:190
  在中国,预防、控制与净化ASF是可以成功的。”6月30日,第28届广东省畜牧兽医科技大会在广州举办,在猪业分会场上,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闫之春表示,生产临床实践证明,非洲猪瘟防控是否成功,取决于对非洲猪瘟病毒本身、临床及流行病学特点的正确认知,以及是否采取、落地了有针对性的正确措施。
  预防与控制非洲猪瘟是可成功的!精准扑杀或被官方认可?
  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闫之春
  信号猪过了21天病毒潜伏期可认为已经安全
  闫之春介绍,在临床上观察到,我国流行的ASFV毒株,致死率很高。易感猪接触到致病毒株,通常在3天~7内即可观察到临床症状。如果没有任何隔离措施,中国株死亡率90%以上。发烧、出血仍然是典型的临床症状。临床观察给我们的启示是一旦出现有出血热症状,说明已经感染数天,对有症状的病猪应尽快无出血处死、封装运出处置。这时猪群内可能已存在大量已经感染但还未出现临床症状的隐性感染期的猪只。
  有观点认为母猪或某些日龄、繁殖状态的亚群,比较容易感染非洲猪瘟。闫之春表示,临床观察发现,任何猪都是易感动物。我国流行的ASFV毒株,可以感染并致死任何生长阶段、任何繁殖期的猪只。出现临床症状、发病率的差异,不应简单归结于猪的差异,要综合分析感染源、栏舍类型,分析接触强度、频次,以更准确的识别出可能的感染途径,用于预防。
  对于非洲猪瘟病的潜伏期,他分析,我国流行的ASFV毒株,从接触病毒至出现明显的临床症状可能不会超过7天,与东欧多个国家对此病毒的研究结果十分相似。对潜伏期的认知,对追溯感染源、感染途径有重要意义;对复产也有指导意义,只要信号猪充分接触风险环境,过了2-3个潜伏期即21天后,如果未出现临床症状,完全可以认为已经安全。
  降低病毒量,避免反复使用相同针头
  闫之春认为,非洲猪瘟对某个猪群的影响是可以通过群体流行病学的科学知识来进行系统分析、界定的。尤其适合于通过分析非洲猪瘟病毒对群体的影响,更加针对性地制订防控措施。要关注某项可能带毒的生物安全风险事件,虽然病毒含量低,但是单位时间内很多猪、反复接触就有风险存在。比如饲料中含有极低病毒量,但是每天饲喂,只需百万分之2的感染率就有可能让猪只得病。所以应减少人员串栋、串栏、工具流动,不一定杜绝没有病毒,但是降低病毒量就有用。
  感染非洲猪瘟后在猪群内还没传播开来,应该避免反复使用相同的工具、针头、徒手操作,减少每栏头数、每条饲槽水槽的头数。2019版猪病学中提到,ASFV在pH值4–10下,在无血清培养基中保持稳定,;但pH值低于4或者高于11.5,病毒几分钟内就会被灭活。非洲猪瘟病毒仅在活着的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中才能大量复制,因此,血液仍是最重要的病毒复制载体,不用相同的针头很重要,避免血液传播。
  用快速qPCR方法能及时发现传染源
  “非洲猪瘟可以在群内传播,但场间、场内、舍内、群内病毒传播非常慢。”闫之春表示,早发现、早剔除,完全可以实现阻断新感染、阻断群内传播。猪场之间,甚至同舍猪群内,空气传播ASFV的几率很低。这也是我们能实现定点扑杀,全群净化的理论基础。对于ASFV舍内跨栏传播,除了直接口鼻接触外,更可能是较大尘粒、飞沫的物理携带。意味着舍内防尘、除尘,对降低传播程度,有实际意义。同时也给发病群早期诊断、精准扑杀提供了理论基础。
  目前确认可以携带ASFV的载体传染源有猪肉、饲料、衣物鞋、尘粒、病猪。蚊蝇、粉尘携带病毒已经得到试验验证,东北、广西的田间试验,均已在苍蝇上检出,因此,除尘、防蚊蝇的空气过滤是有意义的。
  在饲料是否带毒方面,行业曾有过争论,但是实际生产中一多次检出。如何预防饲料带毒?高温制粒是否能杀死非洲猪瘟病毒?他表示,85度3分钟可以杀灭饲料中的非洲猪瘟病毒。而国外早年使用猪肉的实验证明,在猪肉加工中,只要超过85度,几乎可立即灭活。
  在实践中,闫之春指出,快速qPCR方法,可以大量检测进入猪场的风险载体,及时发现污染源。为早发现、早剔除,阻止群内传播、防止病毒进入场内提供了可能。大大帮助了我国大型企业ASF的预防和控制。
  非洲猪瘟发生以后,行业中出现了很多“神药”,宣称可以防控非洲猪瘟,闫之春表示,目前,尚未发现有可信的使用阴性对照组、阳性对照组、多个重复组的试验,证明任何口服、注射药物能阻止感染群内病毒传播、减缓临床症状、降低死亡率,因此,投资这类药物无意义。
  精准扑杀或被官方认可
  政策对产业的影响很大。闫之春表示,当前的政策是“扑杀+禁运”努力实现净化,但是禁运在疫情早期被严重扩大化,省级行政区限运,多数生猪净调出省,仔猪、大猪无出路。发生疫情后,养猪场不敢报、不愿报、抛售病猪。个别基层行政部门随意扩大禁运范围,时有报道。地方业务行政部门也`不愿`出疫情,悄悄扑杀现象严重,对疫情控制有害无利。
  今年3月,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加强屠宰环节非洲猪瘟检测工作的通知,要求屠宰企业强制检测,但似乎没有考虑给问题猪肉的充分出路,可能造成带毒猪肉大量下乡。屠宰场将来也要考虑问题猪肉的出路。
  农业农村部还发布了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给的意见,闫之春认为,该意见的内容可理解为可因场定策,精准扑杀。允许实现阻断群内传播,防止减少感染其他猪群。
  从行业的现状来看,未来我国ASF净化所需要的时间长短,将严重依赖于当前病死猪、带毒肉及制品的处理方式。他强烈建议政府迅速建立大型、集中的病死猪、带毒肉处理厂,高温熟制并非不可行。
  区域净化需先行在区内建立足够的种猪场、屠宰场、病死猪处理场等
  闫之春将非洲猪瘟对行业的影响进行总结,他表示,非洲猪瘟2018年8月出现首例公开确诊疫情后,至当年11月初已在我国呈现多区域爆发的态势,进入2019年后,环境、物料、猪肉已被病毒广泛污染,疫情难以在短期内控制和清除。
  但是,通过识别本场区域内关键的传染源、载体、传播途径,可以有效地阻止猪群感染,实现群体净化。通过检测和试验,采用有依据的风险因素分析非常重要。此外,应该明确重新定义非洲猪瘟的预防和控制方法。通过科学的采样方法、qPCR方法、快速检测方法,实现精准扑杀,群体净化,没必要无差异地全群扑杀。
  而大公司必将成为下一步中国猪肉供应的主体,更需要主动作为,积极更新预防、控制方案。尽早识别阳性个体,在疫情初期进行全群检测,主动预防,发现疫情,精准扑杀,以及时在猪群水平清除病毒。
  对于养殖户期盼的非洲猪瘟疫苗,他认为任何活疫苗,均应在扩大实验的基础上,首先、确切地验证安全性,再行田间释放。仓促推出不安全的疫苗,虽然有可能减少部分猪的死亡,但是多国的尝试证明,ASFV疫苗免疫后,很容易大量出现组织器官(脾脏淋巴)带毒猪,造成全行业污染,贻害无穷。
  我国非洲猪瘟的控制,今后最有效的方案,可能是在数个自然隔离条件好的区域,实现新时代的区域性病毒净化,最终实现全国净化,不应与病毒共存。但前提是要优先、尽快在目标区内,建立足够的种猪群,配套屠宰加工,建立足够的病猪集中处理设施,区域内全场户检测,发现疫情时快速精准扑杀,实现大区净化并非难事。无论如何,净化必将仍是最低成本的生产方式。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