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卖家找上门

《发布采购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实迅百科热门话题正文

我的脱贫故事丨贫困“酒鬼”变养殖“大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1-16 浏览次数:229
   
我叫张廷应,是七星关区田坝桥镇臭水井村中寨组村民,今年47岁。
我和妻子王云巧结婚后,生了四个孩子,与父母分家后,一家六口人居住在两个出进的砖瓦房里,房子因为老旧,到雨季就是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孩子小,我和妻子都不能外出务工,只能在家种庄稼填饱肚子,多出的粮食就养猪卖钱,贴补家用。
张廷应招呼来访人员
那个时候就是一个字,穷。2014年,我家被纳入精准贫困户,由于我身体不好,加上被贫困磨灭了意志,我开始大量饮酒,每天用酒精麻醉自己。喝醉了或者到处逛,或者就在家里睡觉,地里的活不干,家里的事不管,时不时还要动手打老父亲和妻子。
“酒鬼”成了我的代名词,老父亲经常骂我;妻子没有离家出走完全是看在孩子的份上;邻居遇到我就想见到“瘟神”一样,远远就走开了。村里、镇上的帮扶走访干部经常会来我家了解情况,劝我不要喝酒了,把庄稼种上,将家里打理好,继续把猪养起。当时我都是满口答应,但他们走后,我又开始醉生梦死。
张廷应准备猪食
帮扶干部每次来走访,宣传政策,虽然我都没放在心上。但时间长了,次数多了,耳濡目染,我开始对党的政策有一定了解:政府不养懒汉,靠吃低保过活是不行的,也许哪天政策变了,吃不上低保了,那怎么办,最后还得靠自己。
想清楚后,我的改变也就开始了。家里的五六亩土地被我打理得井井有条,养的猪也越来越多,加上各种政策的倾斜帮扶,2017年,我家成功脱贫。
张廷应喂猪
脱贫的背后,除了我自己的努力,政府的政策支撑至关重要。2016年获得中央第一批财政专项资金发放脱毒马铃薯种薯150公斤,政府补贴155元;2017年获第一批财政专项资金,发展养殖能繁母牛一头,政府补助4652元;2017年第二批财政专项资金,种植辣椒一亩,获得补助资金3852元;2018年获得5000元“特惠贷”发展养殖能繁母牛;2018年,妻子王云巧被聘为村保洁员,每个月收入500元……这些好政策,说都说不完。
渐渐地,我对喝酒不感兴趣了,从2019年年初开始就一口都没喝过。还记得一次去大银镇赶集买镰刀,看到卖70块钱一斤的白酒,当时我想尝一尝,就买了三钱酒试了试,没想到我居然都喝醉了,当初我的酒量可是半斤以上,现在三钱就喝醉,看来我和酒的缘分是尽了。
张廷应家改造后的房子
我完全戒酒后,身体变好了,精力也更加充沛。2019年,我获得640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加上平时的积蓄,将房子改造成了两层楼的大平房,从此告别了住砖瓦房的日子。
今年,我获得中央第一批财政专项资金5000元,我添了8000多元又买了一头牛,目前已经养了4头牛,折合成钱有5万多;另外养了两头母猪,15头小猪,大的有一百多斤,小的也有几十斤了,全部能卖5万多。今年养猪市场好,卖小猪仔都已经买了2万多了。
现在养的猪多了,圈不够,我打算再建一个圈,目前已经快完工了。圈修好后,我准备把牛和猪的养殖规模再扩大点,多挣点钱。我感觉现在我不光脱了贫,都已经开始致富了。
阅读推荐
我的扶贫故事 | 她们是后坝的“娘子军”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